2020-10-26 16:23:58 來源:四方物流查詢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美國麥卡萊斯特學院的政治學教授萊瑟姆指出,在疫情期間,中國在全球率先向其他國家提供醫療援助。有人認為,美國未能在這場疫情中成為領袖,而中國相對成功地扮演了接班人的角色,這兩個因素的結合很可能推動中國上升到全球領導地位。

四方物流查詢10月26日報道 外媒稱,新冠病毒疫情暴發以來,除了生活、醫療衞生和經濟上的困境,病毒還帶來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變化——至少在中期內加速了社會習慣的改變。遠程醫療、遠程工作、社交距離、避免身體接觸、網上購物、數字銀行等諸多方面都體現出生活方式的改變。

據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經濟新聞網10月24日報道,美國麥卡萊斯特學院的政治學教授安德魯·萊瑟姆認為,瘟疫流行往往會從三個方面改造人類社會習慣:首先,可以深刻改變人類社會的基本世界觀;其次,可以改變基本經濟結構;最後,甚至可以影響國家之間的角力。

安東尼瘟疫和塞浦路斯大瘟疫:變羅馬為基督教國家

萊瑟姆指出,現代科學認為安東尼瘟疫和後來的塞浦路斯大瘟疫是由天花病毒引發的。在公元165年到262年間,羅馬帝國遭受了毀滅性打擊——據估計,這兩次大流行的死亡率佔到總人口的1/4到1/3。除了造成巨大的人口損失,這場災難的最大影響在於,引發了羅馬帝國宗教文化的深刻變革。

在安東尼瘟疫前夕,羅馬帝國絕大多數人都崇拜多個神靈,認為河流、樹木、田野、建築都有各自的神靈。基督教只有4萬名信徒,不超過帝國人口的0.07%。然而,在塞浦路斯大瘟疫結束後的一代人中,基督教徒已經成為主流。

著名宗教社會學家兼華盛頓大學和貝勒大學教授羅德尼·斯塔克在《基督教的興起》一書中指出,這兩次大流行使基督教成為更具吸引力的宗教信仰體系。

雖然這種流行病無法治癒,但基本的姑息療法(例如提供食物和水)依然可以促使那些太過虛弱而無法自理的患者逐漸康復。萊瑟姆説:“在基督教倡導的與人為善信條的鼓舞下,以及在基督教會建立的社會和慈善網絡的推動下,羅馬帝國的基督教團體自願承擔起照顧病人的責任。”與之相反,異教徒則選擇了逃離疫區,只想着獨善其身。於是這就產生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效果。

首先,基督教徒雖然飽受瘟疫蹂躪,卻比異教徒的存活率更高,並迅速發展出更強的免疫力。由於在瘟疫中倖存下來的基督教徒人數更多,並將其歸功於神的眷顧和基督教會的關懷,許多異教徒被基督教團體及其宗教信仰體系所吸引。與此同時,照顧那些生病的異教徒也為基督教徒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傳教機會。

其次,斯塔克認為,由於這兩場瘟疫在不同程度上影響到年輕婦女和孕婦,因此基督教徒較低的死亡率就轉化為較高的出生率。而這一切的最終結果就是,在大約一個世紀的時間內,過去基本上屬於異教國家的羅馬帝國走上了成為基督教國家的道路。

查士丁尼瘟疫:埋下封建主義種子

萊瑟姆認為,另一場改變歷史進程的大流行就是查士丁尼瘟疫。這場瘟疫以公元527年至565年之間在位的東羅馬帝國皇帝查士丁尼一世的名號命名。瘟疫持續蔓延了兩個世紀,導致全球大約25%至50%的人口死亡,即2500萬到1億人。

萊瑟姆表示,大規模的人口損失導致經濟陷入癱瘓。瘟疫引發了經濟危機,耗盡了國家的財政收入,阻礙了曾經所向無敵的帝國軍隊的發展。

東羅馬帝國的主要地緣政治對手波斯帝國也慘遭瘟疫侵襲,因此無法利用東羅馬帝國的弱點將其一舉擊破。然而,一直受到羅馬人和波斯人牽制的阿拉伯帝國的勢力並沒有受到瘟疫太大的影響。阿拉伯帝國沒有錯過這個機會,阿拉伯軍隊很快就征服了一切,把衰弱的東羅馬帝國在黎凡特、高加索、埃及和北非的領土全部據為己有。

在這場大流行之前,地中海世界的貿易、政治、宗教、文化都相對統一。當時的局面是三種文明爭奪權力和影響力:地中海東部和南部盆地的伊斯蘭文明;地中海東北部的希臘文明;地中海西部和北海之間的歐洲文明。

瘟疫之前,歐洲經濟是建立在奴隸制基礎上的。瘟疫過後,奴隸的供應量大幅減少,迫使地主不得不開始把土地分給“自由”勞動者,即在奴隸主的田地裏幹活的農奴。作為回報,他們可以從奴隸主那裏得到軍事保護和某些合法權利。

萊瑟姆指出,封建主義的種子就這樣被埋在了地下,隨後生根發芽。

歐洲黑死病:催生中產階層

報道稱,1347年歐洲暴發黑死病,隨後佔歐洲8000萬總人口1/3到1/2的人死於這場瘟疫。但黑死病帶走的不止是一個個生命。當1350年代初大流行逐漸消失後,一個具有顯著現代特徵的新世界出現了,而其最主要的特徵就是自由勞動力、技術革命和不斷壯大的中產階層。

萊瑟姆指出,在1347年鼠疫耶爾森氏菌到來之前,西歐是一個人口過剩的封建社會。勞動力價格低廉,農民根本沒有什麼討價還價的能力,社會流動受阻,因而能夠促進生產力提高的動力也就微乎其微。然而,如此多生命的逝去震撼了一個陷入停滯的社會。

勞動力的短缺給了農民更多討價還價的空間。在農業經濟方面,勞動力短缺也帶動了新技術和現有技術的廣泛使用:鐵犁、三田輪作制和施肥技術。這些工具和技術都大大提高了生產力。在農業領域之外,勞動力短缺還催生了旨在節約時間和節省勞動力的設備,如印刷機、採礦水泵和火藥武器等。

萊瑟姆還説,反過來,從封建制生產方式中解放出來之後,很多農民帶着擠進社會上層的願望走進城市,開始從事手工業和貿易活動。他們當中的成功人士變得更加富有,形成了一個新的中產階層。

新中產階層的財富不斷增加,也刺激了他們對藝術、科學、文學和哲學的投資。其最終結果就是文化和知識創造力的大爆發:文藝復興。

報道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很可能加速國家間權力平衡中已經發生的地緣政治變化。萊瑟姆指出,在疫情期間,中國在全球率先向其他國家提供醫療援助。有人認為,美國未能在這場疫情中成為領袖,而中國相對成功地扮演了接班人的角色,這兩個因素的結合很可能推動中國上升到全球領導地位。

美國新冠

10月25日,一名女孩在美國紐約時報廣場拍照。新華社

凡註明“來源:四方物流查詢”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